新春第一宴-新華網
新華網 > > 正文
2022 02/08 10:06:08
來源:人民日報海外版

新春第一宴

字體:

謝冕。郭紅松繪

重慶市沙坪壩區磁器口古鎮流光溢彩,歡度春節。孫凱芳攝(人民圖片)

風雪夜歸人。滿奇偉繪

  在中國人家,除夕的團圓飯堪稱是一年中最隆重,也最豪華的一頓飯。每當此時,遠在天涯的家庭成員,不辭奔馳千里,排除萬難,也要趕回來吃這頓飯,為的是一家團圓,互祝平安,圖個吉利。

  每當此時,不管多么貧窮的人家,也要把這頓飯弄得體面些。文藝作品里楊白勞躲債,除夕偷偷回家,懷揣著“二斤面”,為的是要和喜兒一起包餃子過年。在楊白勞那里,這就是他的除夕的豪華宴了。過去窮人家過年很是凄惶,現在當然不同了。

  在家鄉福州,兒時記憶,除夕的團圓飯也是母親一年中用力最多、最為辛苦的一頓飯。進入臘月,母親就著手準備。舊歷年的腳步愈來愈近,母親的操勞也日甚一日。屋里屋外徹底除塵之后,她就逐步進入“臨戰”狀態。福州人宴席上看重紅糟腌制的食物,雞鴨魚均可用糟腌制。洗凈,晾干,用油或其他初加工,而后和著調味品和紅糟將腌制品置于甕中,密封、浸潤、發酵,經月始成。開甕,酒香撲鼻,空氣中盈滿醉意。這道食品,費事費時最多,這是母親的過年攻堅戰。再后來,就是蒸炊年糕和各種糍團一類的食品了。這些比較復雜的節目做過后,年關也近了。

  團圓飯的豐儉隨家境而定,但一般總是力求豐盛以圖個好兆頭。除夕宴是鄭重的和喜樂的:各家各戶,華燈紅燭,香煙繚繞,觥籌交錯,達于夜闌。守歲算是余興,鞭炮此起彼落,花燈影影綽綽,孩子們四處游蕩,女眷們圍坐打紙牌。忙碌的依然是母親,殘羹剩盞,處理停當,她緊接著要連夜準備明天(即正月初一)的午宴了。新正的午宴是開春第一宴,其重要性僅次于除夕宴。不同的是,除夕是大魚大肉的盛宴,而這一頓飯卻是全素的和清雅的。

  春節的第一天,第一件事是敬祖和敬天地,按照家庭的習慣,侍佛或祭祖要素食。濃郁而張揚的奢華過后,這番呈現的卻是青菜鮮果的燦爛。母親依然胸有成竹,臨陣不亂。她要為這個全然不同的素食宴一口氣準備十樣大菜。每到此時,我不僅驚嘆母親驚人的毅力和定力,而且驚嘆她的審美眼光。母親沒進過學堂,不識字,但是絕對有文化的底蘊。當家人宿酒未醒,還是她一人獨掌一方,魔術般地一下子把一席素菜展示在肅穆莊嚴的供桌上。

  記得那些菜肴用的食材品種繁多,蔬菜類的有膠東大白菜、菠菜、蓋菜、綠豆芽、胡蘿卜、白蘿卜、冬筍和茭白;豆制品類有白豆腐、油炸豆腐、面筋、豆腐絲、粉絲;干貨類有木耳、香菇、黃花菜、海帶、紫菜等。這些原料經過母親的巧手,幻化成一盤盤色彩鮮艷、搭配和諧、極富審美效果的精美菜肴。比如木耳茭白、胡蘿卜面筋、冬筍香菇、膠東白菜粉絲,或煎、或炒、或燴,真是琳瑯滿目。

  印象最深的是母親炒菠菜時,特意留下紅色的根部和菜葉一起炒。(由此我才知道,菠菜的根部是可以食用的。這習慣我一直沿襲至今。)這連著菜根一起炒立即出現奇效:綠葉紅根,紅綠相間,閃著素油的光澤,這是何等境界!但在母親那里,她的素炒菠菜不僅是一道清雅的美食,是富含審美意義的美食,更是一道體現精神和信仰層面的文化的美食。我清楚地記得她對這道菜的解釋:紅根,是祈求家道綿延、洪福庇佑的吉祥語。

  正月初一清晨,昨夜守歲的貪睡的家人都起床了。漱洗,敬香,鞭炮,跪拜。供桌上擺放的就是母親徹夜不眠的杰作:十大盤艷麗、明亮、素雅的迎春菜。祭祖,敬神,行禮如儀。香煙盡處,時近中午,正是合家圍坐共慶新春的歡樂時刻。其實,說起飲食之道,也是講究張弛的,人們被連續的酒肉大宴弄得疲憊的腸胃,一旦面對這桌全素席,當然感到舒服。這是來自春天田野的味道,夾雜著炊煙和露珠的味道。(謝冕,1932年生于福州,文藝評論家、詩人、作家。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現任北京大學中國詩歌研究院名譽院長、北京大學中國新詩研究所所長。中國作家協會全國委員會名譽委員,并兼任詩歌理論刊物《詩探索》及《新詩評論》主編。著有《中國新詩史略》等著作。)

【糾錯】 【責任編輯:李然】
      国产日韩一区在线精品_背德乱辈伦中文字幕日韩电影片_国产精品国产名人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