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蘭考古調查與發掘報告》:中國學者在樓蘭研究上有了發言權-新華網
新華網 > > 正文
2022 02/08 10:06:53
來源:光明日報

《樓蘭考古調查與發掘報告》:中國學者在樓蘭研究上有了發言權

字體:

《樓蘭考古調查與發掘報告》 侯燦 編著 鳳凰出版社

考古調查隊徒步向樓蘭行進 選自《樓蘭考古調查與發掘報告》

樓蘭古城遺址 選自《樓蘭考古調查與發掘報告》

【讀書者說】

樓蘭是西域歷史上一個重要的王國,不論從西域與中原王朝的關系史來看,還是從東西方文化交流中所處的位置來講,樓蘭都扮演著極其重要的角色,長期以來受到學術界的廣泛關注。同時,樓蘭又是西域諸王國中由于自然條件的變化而徹底消失的一個西域大國。對于今天的學術界,特別是關注生態環境對人類影響問題的考古、地理、環境、歷史、氣候等多個學科的學者,樓蘭都是一個極富吸引力的問題,引發國內外諸多學者多年來努力鉆研,使樓蘭成為一個國際上持續不斷的熱門話題。

現代意義的樓蘭研究,應當起始于1900年瑞典探險家斯文·赫定對樓蘭的考古發掘。1903年,他的紀實性行記的英文本《中亞與西藏》出版;隨后在1904至1907年間,他又編寫了八卷本的《1899—1902年中亞旅行的科學成果》,引發了普通讀者和專業學者對樓蘭和羅布泊的興趣。1906年,英國考古學者斯坦因奔赴樓蘭,趕在他推測的其他探險隊到來之前,系統調查、發掘了樓蘭地區大部分城址和墓葬。1912年,他先出版了兩卷本的個人旅行記《沙埋契丹廢址記》;然后在1921年,又出版了五卷本的正式考古報告《西域考古圖記》。其實,樓蘭的寶藏哪里可能盡入斯坦因囊中。他走后不久的1909年,日本大谷探險隊的橘瑞超發掘樓蘭古城,獲得證明海頭與樓蘭所在的“李柏文書”。1914年斯坦因再度到此,又有所獲。到1927至1935年中瑞西北科學考察團期間,中方隊員黃文弼在土垠遺址掘得漢代木簡,瑞方隊員貝格曼在小河遺址發掘了史前人墓地,都是十分重要的考古發現。此后,樓蘭的考古發掘一度中斷。

新中國成立以后,這里成為核試驗基地,包括樓蘭城在內的許多地區,一度被列為軍事禁區,普通人不得入內。因此在很長一段時間里,對于樓蘭真正具有發言權的學者并不多,因為大多數學者都沒有身臨其境,即使是到過樓蘭,也很少有人能夠動土發掘。1980年,幸運之神落在新疆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的侯燦先生頭上,當時中日邦交正?;?,日本NHK提出要進入樓蘭拍攝絲綢之路,得到中國國家領導人的批準。經過一番勘察之后,當年4月,侯燦率領一支考古隊進入樓蘭,對樓蘭及其附近遺址作了正式的考古調查和發掘。由此,他成為中瑞西北科學考察團之后第一位從事樓蘭考古的新疆考古工作者,而且他所主持的樓蘭考古發掘工作,獲得了非常豐富的文物和文獻材料,填補了我國考古工作的某些空白,使得我國學者在樓蘭研究上有了發言權,并為國際學術界所矚目。

抖掉身上的沙土,回到烏魯木齊的侯燦先生筆耕不輟,到1987年3月,就完成了《樓蘭考古調查與發掘報告》。這是他所主持的考古調查與發掘的正式報告,對于調查發掘經過、考古發掘所得文物,都作了詳細的描述,并對照前人發掘的同類物品作了細致的分析研究,圖文并茂,還有大量線描圖和數據統計表,體現了一個科班考古出身的研究者的學術素養。這本書可以說是新時代考古研究的重要成果,可惜由于種種原因,一直沒有出版,而侯燦先生也于2016年6月去世,成為終身遺憾。

侯燦先生的另一重要學術領域是吐魯番文書和墓志研究,利用這兩類資料,對高昌國的官職、年號等作過精深研究。1985年我畢業后協助北大諸位先生編輯《敦煌吐魯番文獻研究論集》,曾受命與他聯系,就其來稿《解放后新出土吐魯番墓志錄》往復商議。以后有機會去新疆,或侯燦先生來京,得以拜見問學。1990年,侯燦先生出版《高昌樓蘭研究論集》,執以相贈,獎掖后學。

1998年侯燦先生退休后移居成都,仍然心系新疆考古,先后整理出版《樓蘭漢文簡紙文書集成》三卷(1999年11月)、《吐魯番出土磚志集注》兩冊(2003年4月)。今天我們又樂見其《樓蘭考古調查與發掘報告》出版,值得慶賀。(作者:榮新江,系北京大學博雅講席教授、中國敦煌吐魯番學會會長)

【糾錯】 【責任編輯:李然】
      国产日韩一区在线精品_背德乱辈伦中文字幕日韩电影片_国产精品国产名人在线